张次溪的戊戌藏品

《戊戌变法运动六十周年纪念展览目录》

《戊戌变法运动六十周年纪念展览目录》戋戋小册,白色封皮上印有红色仿宋体书名和“北京图书馆群众工作组编 1958. 11.”字样。我从沪上所得的这册,似与一批顾廷龙旧藏同时散出,封面却有“翰才先生赐存 张次溪呈 一九五九、七、廿六”的钢笔题赠。秦翰才藏书多归上图,此册倒也可能曾偶然滞留于顾老案头。

“1958. 11.”是此册编印时间,《目录》对展览时间并无提及。我检黄炎培、郑振铎等人日记和当年报章(希文《戊戌变法六十周年纪念展览》,上海《新民晚报》1958年10月14日第6版、10月15日第6版),方知展览正式开幕于1958年9月26日。

从《目录》看,展览分“戊戌变法的时代背景”“戊戌变法的经过”“戊戌变法的影响”三部分,展出照片、地图、书籍、手稿等三百馀种。展品来源多样,附有索书号的显然是北京图书馆自藏,此外还有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历史文献图书馆、江苏省博物馆等单位及张次溪、康同璧、陈垣、张静庐、郑舜微等个人所提供。有一种特殊情况是“赠”,如徐凌霄赠光绪刻本杨深秀《雪虚堂诗钞》(按当系《雪虚声堂诗钞》)、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赠光绪铅印本兰谿不缠足会编《劝女子不缠足集说》。北图今天已成国图,检国图“联机公共目录查询系统”,这两种书都有,可能就是当时得赠的。

个人中,张次溪提供的展品最多,这显然是他赠此册给友人的原因。这里把《目录》中所有注明“张次溪先生藏”的条目汇抄于下:

孔子改制考(儒考诸子)

康有为述 张篁溪笔记 抄本一册

大同书 甲、乙篇

康有为撰 板权页题“孔子二千四百七十年己未三月”(1919) 上海 长兴书局铅印本 一册

大同书

康有为撰 《不忍》杂志第一、二期(1913年2月3日) 板权页题“孔子二千四百六十四年正月、二月” 二册

万木草堂故址之图

汪公岩绘 癸巳 彩绘本

万木草堂旧址大门(康有为在广州讲学的地方)照片

汪公岩绘 据张次溪先生重摹本复制

冷风热血图(康有为1894年在桂林讲学图)绘本

汪公岩绘

公车上书记

题“沪上哀时老人未还氏”记 光绪二十一年(1895) 刻本 一册

南海先生四上书记

清 徐勤编 光绪二十一年(1895) 上海 时务报馆石印本 一册

改并浏阳城乡各书院为致用学堂公启

谭嗣同撰 《湘报》第十一号

湖南时务学堂遗编初集

民国间排印本 一册

康工部五上书稿 附法国和中国照会(据《知新报》译日本《时事新报》,附图)

唐[康]有为撰 清刻本 一册

戊戌政变记 八卷

梁启超撰 民国25(1936)年 上海 广智书局铅印本 一册

湘绅公呈

缪润绂辑 光绪二十四年(1898) 刻本 一册

康有为上书 头本(唱本)

不著撰人名氏 坊印本 一册

康有为人人乐(唱本)

不著撰人名氏 坊印本 一册

查抄康有为(唱本)

不著撰人名氏 坊印本 一册

绣像康梁演义

不著撰人名氏 坊间石印本 四册

万木草堂丛书目录

张伯桢编 刻本 一册

,

usdt官网接口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出售Usdt。

,

通缉富有票各逸匪姓名单

刻本 一册

康南海

梁启超撰 (题孔子诞生2452年)1908年 上海 广智书局铅印本 一册

绵竹杨先生事略

黄尚毅著 1913年绵竹县行政公署石印本 一册

哀烈录 五卷

康有为编 广州商民印刷公司铅印本 一册 (其中有康烈士广仁传一篇)

(12、13、14、20、21、24、26、27、30、31、32页)

与戊戌有关的部分已这么丰富,张次溪那全部一万七千馀件藏品的珍贵可想。得赠《目录》的秦翰才也是有史料癖的,我能想象他收到小册子时的快乐。

康有为殿试策小掌故

“戊戌变法运动六十周年纪念展览”里引起我兴趣的还有陈垣提供的展品。刘乃和《陈垣与北京图书馆》一文曾回忆:“1958年,北京图书馆纪念戊戌变法六十周年,并举办展览。征展品于援师,援师将珍藏的康有为殿试卷、黄遵宪撰《人境庐尺牍》墨迹册页和徐继畬《瀛环考略》二册原稿本等,交馆展出。”(《文献》第十四辑,书目文献出版社1982年12月版,234页)对看《目录》,她的记述非常准确,陈垣提供的正是这三件。

康有为殿试卷在《目录》中很特殊,它本身有一段简介:“康有为参加过几次考试,被顽固大臣和试官看作‘狂生’予以阻难。在1895年(光绪21年)的会试中,康有为中了进士。”其后竟还有长得多的一篇“康有为殿试卷说明”,在这一小册里绝无仅有:

康有为系光绪廿一年乙未科二甲第四十六名进士。是科阅卷大臣系徐桐、薛充[允]升、廖寿恒、陈学棻、李文田、徐用仪、汪鸣銮、寿某。

今卷面及卷内浮签有“二甲第四十六名”等字,即李文田笔迹。

殿试策例要每行到底,系道光以后风气,道光以前不如此。

此卷末尾倒数第二行,差两字不到底,盖因有两个“幸甚”,匆促中漏写一个,故不到底。

康有为说:是科殿试,他本应得一甲,为同乡李文田所忌,故置二甲。其说不足据。

今卷背列阅卷者八人,七人包括李文田在内皆加○,而加△者是满大臣寿某。《清朝进士题名碑录》(哈佛燕京社版)独漏了康有为名,因原碑字有磨灭,

偶未校补。(14页)

其中的寿某乃指寿耆,不知何故隐去其名。

康有为殿试策小掌故

陈垣在1959年3月26日写给柴德赓的信中说:“适北京图书馆送来《戊戌纪念展览目录》一册,第十四页有康有为殿试策小掌故一段,足供谈助,特以媵函另邮呈寄。”(信稿,收入《陈垣来往书信集(增订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11月版,596页)指的就是上面引录的“说明”。为一篇小掌故特地寄送一本书,足见重视。联想到刘乃和还说陈垣“曾为展览会审查展品”,这篇小掌故是否即由收藏者陈垣自己拟稿,亦未可知。

另据《目录》介绍,《人境庐尺牍》乃是黄遵宪写给梁鼎芬的书札墨迹册页,信中提到了强学会的情况(22页);《瀛环考略》则是《瀛环志略》的稿本,共二册,此本徐继畬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写成(第4页)。

陈垣1971年病逝后,所藏书籍和文物辗转由国家图书馆和首都博物馆收藏(参陈智超《殊途同归:励耘三代学谱》,东方出版社2013年4月版,145-146页)。循此提示,我检知康有为殿试卷、《人境庐尺牍》与《瀛环考略》稿本今天都收藏在首都博物馆,长期出现在常规展览。虽然它们时常被参观者看到,也曾经被研究者提及(如《首都博物馆论丛》曾发表杨洋关于《人境庐尺牍》的两篇论文),但多未交待它们是陈垣的旧藏,也就未能深入表彰前辈辛勤保藏文物的贡献,殊觉未惬。

陈垣赠瞿兑之的《大同武州山石窟寺》

《大同武州山石窟寺》

去年我还辗转得到铅印本《大同武州山石窟寺》一小册。

大同武州山石窟寺就是今日俗称的云冈石窟。此册卷首置有两页四面蓝印石窟照片,内文收入两篇文章:《记大同武州山石窟寺》,注明出处为“录《东方杂志》第十六卷第二第三号”(按此二期杂志出版于1919年2月15日、3月15日),作者为“众议院议员陈垣”(援老当时似尚看重自己的这层身份);《支那山西云冈石窟寺》,注明出处为“译《国华》第百九十七及百九十八号”,作者为“工学博士伊东忠太”。没有版权页,只在最后一页伊东文章末尾缀了一段“编者识”:

陈援庵先生既发表其大同石窟寺记于《东方杂志》,同人正谋另刊单行,其喆嗣孟博君复在日本《国华》杂志抄得伊东氏此文。此文专就建筑方面研究,与陈先生文之专就历史方面考据者意各不同,然皆足为游大同石窟寺者之一种极好参考。因依黄君孝可所译并录于后,以公同好。(48页,原无标点)

孟博乃是陈垣的长子陈乐素,他年少时名博,又排行老大,故称。

陈垣的这篇文章是他生平所写的第一篇佛教论文。据我所知,《东方杂志》之前,此文曾在山西的《来复》周刊上发表;而此册后来又以手写石印方式印过一次,书名改题《山西大同武州山石窟寺记》,复增益施工计划书、图表和《云冈唱和集》。二事附记于此,留待有心人再发掘。

这个铅印本不多见,我得的这册封面更有毛笔所题的“陈援庵所赠 十年十一月 宣颖”字样。宣颖即瞿兑之,他得赠此书的“十年十一月”即1921年11月。翻阅田吉《瞿宣颖年谱》(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2年4月),可知瞿兑之在此前一年的夏天刚刚从上海来北京谋职,到北洋 *** 交通部工作;1921年夏秋冬间,尝数至大同、归绥(今内蒙古呼和浩特);翌年春再游大同,调查云冈石窟。我复检北洋时期的 *** 公报,知1920年9月22日瞿兑之被派兼在交通部秘书室办事(《 *** 公报》第一六五八号,1920年9月25日出版,第7页),任期当至1922年7月19日被任命为国务院秘书为止(《 *** 公报》第二二九一号,1922年7月20日出版,第1页)。得赠此书的1921年,更是途经大同的京绥铁路(今京包铁路)竣工通车的年份,作为北洋 *** 交通部的主要工作人员,瞿兑之显然忙于此事,前后多次来此地公干。

瞿兑之勤于记事,娴于吟咏,这几年他关于大同的作品颇多(《大同纪游》一文收入《补书堂文录》卷一,五古《大同》二首、七绝《再游大同杂题》四首收入《补书堂诗录》甲录卷一,另有集外诗文若干)。具体涉及云冈石窟的记述,则见于其文《少年游》(原载《旅行杂志》第五卷第十号,1931年10月出版,署名瞿铢庵;后收入赵君豪编《卧游集》,五洲书报社1941年5月版),说是壬戌(1922)之春,“京绥铁路属余往大同调查武州石窟”,因“城中往云冈约五十里”,故而骑马前往,“亦深会策骑之趣也”,看来此行兴味不浅。文中录诗一绝,是《再游大同杂题》的第一首,翻阅《诗录》,乃知其未及征引的第二首是专咏云冈石窟的:“漏月嵌星一柱通,斧痕依约见神工。当年锦镜林渊地,石壁横空倚朔风。(石壁上有凿痕,盖《水经注》所云山堂水殿。)”(《补书堂诗录》甲录卷一页十二下)

这本小册子上没有留下陈垣的笔迹,有些遗憾。但书中两篇文章之间节录吴伯与《游石佛寺并引》的补白页(24页)上,瞿兑之用毛笔满满当当地抄录了清人曹溶关于云冈石窟的一首排律:

云冈寺宴集

曹溶

见道光《大同县志》

邀客坐平沙,寒阴半雪花。旃檀罗十寺,罄莞幻三车。堤柳飘金梵,风毛映玉砂。野清围列骑,径曲隐吹笳。石鼓喧宵汉,冰泉砺齿牙。法幢随雾雨,宝座即谽谺。佛国游堪借,军容静不哗。遥天开帟幕,中席进琵琶。鼎沸亲煎茗,盘空映削瓜。兴馀攀铁锁,深处乞胡麻。醒酒穿林麓,贪欢置网罝。镝声鸣卧虎,矛影散秋蛇。未碍西来法,聊舒远放嗟。古今人孰在,铭刻意徒奢。水绕孤城直,山分大漠斜。要荒齐奉版,驼马各归家。境胜酬官冷,闲多缓鬓华。敝裘亲叆叇,彩笔付蒹葭。当轼悬捎兔,移灯照晚鸦。碧云犹徙倚,不信出尘赊。

瞿兑之抄录的曹溶《云冈寺宴集》

瞿兑之后来又撰有专文《大同云冈石窟志略》,刊载于《国闻周报》第六卷第四十二、四十三两期(1929年10月27日、11月3日出版,署名兑之)。文中不忘提及陈文的导夫先路之功:“民国以来,中外人士对于云冈之记载公布问世者接踵而兴。其以华文发表成专编者,厥推民国七年出版新会陈垣氏所著。”(第四十二期,第1页)《诗文选录》部分亦选入曹溶的这首诗(第四十三期,第5-6页)。学如积薪,瞿兑之是善于蕴蓄的。

环球U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官网接口(www.caibao.it):边角谈:“康有为殿试策小掌故一段,足供谈助”
发布评论

分享到:

usdt无需实名交易(www.caibao.it):坚持珍爱为先!(工信)部公然征求对《稀土管理条『例』》的意见
1 条回复
  1. 澳5(www.a55555.net)
    澳5(www.a55555.net)
    (2022-05-01 00:13:38) 1#

    咱实诚人,好就是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